《岛屿.浮城》:香港人的台湾梦

时间:2020-06-10

赴台定居的港人,多为留学或事业。有些心怀嚮往,有些事出偶然。作者李雨梦走访他们,发觉梦里看花,始终不同于真的掌握。到头来情之所种,过来人选择了不同归宿。

李雨梦先谈留学生。Rain是翻译系的同学,母亲是屏东人。毕业后她在媒体当一两年编辑。自觉不愿长此下去,埋首此生,遂往台湾师範大学,读英国文学。毕业后虽曾返港,但在伞运中期,终选择定居台湾。

香港本来是Rain的家,也曾觉得香港值得留恋。但当朋友问她,在台湾挂念香港居多,抑或在香港挂念台湾居多。毫不犹豫,答案是台湾。

失恋可能是原因之一。她陪母亲还乡省亲,回到香港国际机场,因触景伤情痛哭,吓坏家人。最后抵台定居,她说在台湾七十多日,每天都保持好心情;但在香港,维持一星期也难。可见她完全融入台湾生活。

另一位叫红眼,他是作家,在港台都曾出书,负笈政大,读中文系。初次访问,李雨梦曾流露思港之情,当时他不理解,自谓在港台,在东京生活,皆无分别。似乎随处皆可适应,没有归属感。

然而当他的学业结束,复往金门旅行,不能再用留学时的停留证,须沿用旅行签证。他主动告诉作者,觉得自己失恋,「被不属于台湾」。就像重遇初恋情人,要保持距离避嫌。

接下来他身在金门,碰巧遇上主场新闻夭折。所有文章转瞬消失。他走进附近7-11,用手机上网,聚精看主场结业的报道。

事后他向作者说,那时他开始明白,为何她形容香港係屋企。

不少港人怀抱台湾梦,乃因香港每况愈下,想用脚投票,移居就近的台湾避秦。但看似飘泊无定的红眼,却因香港面对危机,而唤醒对家的感觉。结果两个留学生的选择,截然相反。

***

说到创业,作者亦有两例。在台湾读旅游的Mark,本想在繁忙的香港,开设青年旅舍推广慢活,原定拣在铜锣湾。

游走多国的他,不豫美荷楼等旅舍,披着青年旅舍的外衣,实为酒店,无法营造 common area 供各国旅人交流,遂欲实践自己的理想。

他和铜锣湾的业主,已经谈好租约,但事到临头,业主称不懂青年旅舍,还钱毁约。

后来Mark返台参与同学聚会,说起憾事。碰巧有同学毕业后,从事房地产,问Mark愿否到台湾再试,可代为觅址。

不过几日,同学就找到几个目标,Mark即日订机票赴台,看中西门町的选址,终于落实他的计划。

Mark非因台湾早有慢活的风气而选当地,租金亦属次要。而是在香港的挫折,使他错有错着,遇上台湾。西门町一如铜锣湾车水马龙,切合他的本意,在繁华之地推广慢活。

至于另一对夫妻,则在偏远的后湾开设民宿。两人素不喜香港滚滚红尘,结婚后矢志三十岁退休,为此已蕴酿多年。

退休大计的首选,本来是曾经旅居的西班牙小镇。后来发现远赴西班牙,难度太大而作罢。

七八年前,他俩到垦丁旅行,依然觉得垦丁太商业化。但在海生馆的了望台,看到一个遥远的村落,正中他们期望,从此铭记于心。

两人不知该地名字,唯见近岸边,遂年复一年,每年赴台几次,沿岸遍寻不获。却因入住一所民宿,与老闆攀谈,得悉那儿名字,就是后湾。

老闆带他俩到后湾,终于抵达心中桃源。然而觅地久居营生,却非一蹴可至。台湾南部的村民「讲心不讲金」,不是有钱就可买地,要先考察心意,才愿交付来人。

此后夫妇多番重返后湾,始获村民信任。几年之后,民宿老闆才转达,有村民愿意卖地给他们。村民眼中的土地,不是可随意转让的商品,而是传承的心意和礼物。

两人终于在后湾安顿,筹备民宿,但不是从此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。有财团申请后湾开发案,欲建酒店和旅游区,夫妇与村民并肩反对。计划无法通过环评,终于暂时搁置。

作者访问两夫妇,原不过想写一个追梦故事,但情节发展下去,倒是香港熟悉的抗争故事。令她察觉,台湾不尽如港人的想像,两地同样遭发展主义侵蚀。港人需要认识真实,全面的台湾。不应觉得香港快失守了,移居台湾就可解脱,台湾亦面临失守的威胁。

***

《岛屿.浮城》:香港人的台湾梦 photo credit: 萧云

在问答环节,她提到有港人在台南开咖啡店,颇有名气,本愿受访,最终逊谢。乃因移民风愈吹愈烈,台湾提高移民条件。店东不欲再炒热话题,导致有钱人继续跟风,真心爱台湾的人却被拒门外。

对比两地政治,她说台湾比香港更早政治化,蓝绿冲突甚深,因政见不合而打架,时有所闻,谈政治宜留心。

但她补充,香港人的身份在台湾「好好使」。因为大家面对同一敌人,他们对香港人尤其善心。还是一句老话: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。

她说港台两场运动最大分别,是台湾人没太追究运动成败。太阳花运动结束之际,她在现场。因王金平释出善意,服贸搁置,漂亮退场,群众夹道欢送学生离开立院;反观伞运的结束带来互相攻讦。

最后她总结说,港人赴台生活后,对台湾的印象大相逕庭,大抵有两个原因。一是港人赴台前已对台湾充满想像,抵台后现实和想像有落差,或会衍生坏印象;二是得看身份和机遇,一些朋友在台湾得到机会,工作顺利,因此对台湾充满感激,但开店的朋友便非人人如意,终究要看缘份。

至于自己心之所繫,她说归属很视乎个人感受。曾在台湾生活,使她视台湾为另一个家,也一直挂念台湾的生活。但香港于她而言,毕竟更加深刻。将来她会继续赴台,但终究会回来。

PS:经亲证,李雨梦是真名。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