礼仪师许伊妃走向国际 台首位获日本纳棺师认定

时间:2020-07-27

礼仪师许伊妃走向国际 台首位获日本纳棺师认定

年仅 24 岁已拥有 8 年殡葬业资历的许伊妃,脸书发文常引发广大迴响,还因此出书,成为镁光灯焦点后,她选择赴日进修,并成为首位取得日本纳棺师认定的台湾人。

求学阶段叛逆不羁,在老师眼中是个问题学生,许伊妃天性反骨,喜欢挑战自我,16 岁在因缘际会下,选择进入殡葬业。

「为什幺好好一个女生要做这个」,面对外界的质疑,许伊妃更想证明这一行的价值,可以做得比大家想像中更好,同时,她也想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。

对工作富有热情,甚至把工作当纾压的许伊妃,面对家属的疑问总是耐心回答,直到某一天她发现心理生病了,不过,一场忧郁症让她发现自己身上有跟别人不一样的特质,更确定要走这一行。

撑着病写完「黑暗中,我们有幸与光同行」一书,获得许多读者的共鸣与回馈。走过忧郁的低谷,到成为镁光灯的焦点,许伊妃在看似攀上人生的高峰时,却选择「归零」,放下「许伊妃」带来的光环,到日本专门培训纳棺师(台湾一般称礼仪师)的 Okuribito 学院进修。

「这是我求来的机会,只差没下跪拜託老师」,对目标意志坚定的许伊妃说,她4年前就想去念书,某次得知学院老师到台湾出差,她用破日文毛遂自荐,希望能获得入学的机会。

去年  9 月她被学校通知可参加面试,10 月顺利录取,今年 4 月入学。许伊妃坦言,过程中语言是最大的困难,她坚持和日生同一标準,靠着苦读与同学的协助,完成半年学程的密集训练,即使双膝因实习跪到黑青,也不觉得苦。

许伊妃是 Okuribito 学院接受的第一个外国学生,她总是很骄傲地跟同学介绍自己来自台湾,但同时也背负着极大压力,既然是代表台湾就不能做不好。

许伊妃昨天从 Okuribito 学院正式毕业,取得纳棺师认定,她还披着国旗在受训的龙生院(纳骨堂)前拍照留念。

不管是忧郁症,还是赴日求学的重重难关,一路走来,许伊妃都相信,曾经服务过的家属、帮助过的亡者一直在身边保佑。她也自认「从来没有对不起自己的工作,没有对不起自己的心。」

这趟自我提升的学习之旅让许伊妃认知到,她不想只当一个处理遗体的殡葬人员,而是如何透过仪式走进家属的心里,真正帮助到家属,这才是丧礼最重要的意义所在。

也是到了日本,许伊妃才发现,她在台湾做的大家觉得多此一举的事情,在日本却不足为奇,她说,日本丧礼的每个仪式背后都有一个意义,在台湾有些礼仪师往往知道要做什幺,却不知道为什幺要这样做。

对许伊妃而言,礼仪师不只是一份换取薪水的工作,她比喻自己是「电灯泡」,灯泡的作用是发光,照亮他人,但发光需要插电,而她的电来自于所服务的家属和亡者,「我不会自己发光,靠着他们才有这样的亮度。」

取得纳棺师认定后,可在日本执业。许伊妃打算持续精进日文,留在日本工作,中长期目标则是回到台湾,将日本人透过遗体教会她的东西,分享给更多人知道,并开办培训教育课程,让更多想从事这行的人,知道身为生命工作者该有的态度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