礼仪师替女友过生日,瞒着她送了一套殡仪馆的化妆品给她!没想到

时间:2020-07-27

我这人打小就色,见了女人眼睛都发亮,上大学那会,骗家里钱装了几年高富帅,搞过不少女同学,对她们没啥感情,纯粹玩玩,大学几年下来,专业知识没学到多少,床上功夫倒是学的很溜。

礼仪师替女友过生日,瞒着她送了一套殡仪馆的化妆品给她!没想到

08年大学毕业后就回了老家太原,混起了日子,后来我叔叔托关係给我找了份殡仪馆扫骨灰扫垃圾的活,工资不高,但每清理一个骨灰都有提成,勉强够养活自己。

后来经过同学认识,我跟一个叫王燕的女生处了对象,这人长相身材都一般,我并没多喜欢她,纯粹想发洩慾火,时间一长,玩都玩腻了,压根不想碰她了,以至于后来宁愿花钱去尖草坪那片找小姐,也不想碰她,我也想过跟她分手,但她人脾气太好,对我也太好,还给我打过胎,我一直不怎幺忍心。

记得是十月份的一天上午,王燕突然跟我打电话,说这天是她的生日,还说跟我好上之后,我从来没送过她东西,这次过生日想要个礼物,哪怕送她个绑头髮的皮筋也行,我寻思人家说的也在理,平常她没少给我买东西,现在过生日了,送她个东西也应该。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可我工资不高,钱又拿去找了小姐,手头紧的不行,我就找我殡仪馆的同事张大民,让他借我点钱,张大民是个遗体化妆师,就是给死人化妆的,他的工资特别高,每个月底薪加提成都能拿五千以上,不过他这人特别抠门,给我说他的钱都拿去买房装修房子了,现在手头也紧,不过倒是开玩笑的跟我出了个馊主意,说:「我这倒是有很多化妆品,你不行就拿一套,送给你对象!」

我知道张大民说的化妆品是我们殡仪馆专门给死人用的,我问他这玩意能给活人用吗?张大民说有啥能不能的,你不说我不说,谁知道这是殡仪馆的化妆品,再说了,你那对象又不知道你在殡仪馆上班,肯定不会露馅的。

我让张大民在自己脸上先试试,看有没有不良反应,张大民赶紧摇摇头,说:「干我们这一行的,都有忌讳,不管男女,从来都不化妆的,就是外面商场卖的普通化妆品,我们也是不用的!」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实在是手头紧,又不想真花几块钱买个皮筋送王燕,我就从张大民这拿了一套化妆品,临走的时候张大民还跟我说:「这东西都是有数的,你偷拿去千万别给人说啊,不然上头知道了麻烦!」

我说我又不傻,这种事能告诉人吗?

这天下了白班,我就去了王燕家,将化妆品送给了她,王燕拿过化妆品的时候,也并没我想像中的那样特别激动,她很淡定,脸色也有点难看,好像有心事,后来她还用了我的化妆品,在镜子跟前涂涂抹抹了老半天,看的我心里还挺彆扭的,毕竟那玩意是给死人用的,她完事还过来问我她好看不。

说实话当时王燕的脸画的特别白,唇也特别红,整个人看起来一点气色也没,死气沉沉的,难看的要命,我还寻思她这会要是躺床上闭上眼,那估计跟死人真没啥两样了,不过好歹人家今天生日,这化妆品又是我送给她的,我只好违心说:「挺好看的!」

王燕勉强的笑了一声,然后叹气道:「陈正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幺好了,其实我早就感觉出来了,你不是真的喜欢我,就是想玩我的身子罢了,你今天能送我这套化妆品,我还真有点惊讶,不过咱们两就到此为止吧,我不可能嫁给你这样的人,朋友给我介绍了个靠谱的男人,我等下就出去跟人家见面,你自己好自为之吧,希望我一会回来的时候,你已经从我家里消失了!」

王燕的这番话太突然了,说的我没任何话好说,其实仔细想想,这样也好,反正我也不是真的喜欢她,王燕出门之后没多久,我也就跟着走了,心里也没多难过,反而有一种轻鬆的感觉,说真的,我也觉得自己有点人渣了。

这个世界上,任何事都是有因果报应的,我这幺人渣,能不遭报应吗?

反正打这天之后好几天,我都没见到王燕了,她也没给我发简讯打电话,我寻思她可能是真的看透我,想离开我了,也就没多想。

后来有一天,通过张大民他们的谈话,我得知殡仪馆的生意越来越好,上头打算再招聘一名给死人化妆的化妆师,说真的我挺感兴趣的,毕竟那工资太诱人了,不过张大民打击我,想干这一行,必须得去专业的学校学习才行,而且心理素质要求特别高,因为有些人是非正常死亡,暴病的,自杀的,他杀的,尤其是严重车祸,撞的眼珠子没了,脸碎了,缺胳膊少腿都是很常见的,要想给这些人化妆,必须得先填充修复尸体,那噁心程度,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。

我当时一股脑想着赚钱,压根没觉得这些有啥,所以找我叔叔,让我叔叔找了找关係,后来馆里决定年前的这段时间,让我去山东一家学校学这个专业,年后回来直接上班。

临走的前一天,反正快下班的时候吧,有人送来一具女尸体,说是从汾河打捞上来的,可能是在水里泡了好多天了,尸体都浮肿了,当时是张大民负责整理这具女尸体的遗容的,他整理完遗容后,就找到我跟我悄悄说道:「真是邪门了,我这位『朋友』,有点怪啊!」

张大民他们平常不能直接称呼这些死人为遗体或者死人,统称为「朋友」,我问他咋了,哪里邪门了,张大民四下看了看,说道:「那尸体在水里泡的时间长了,都浮肿了,但是她面部的皮肤保留的很完好,感觉人就跟睡着了一样,而不是死了,而且还化着妆,粉底腮红那些都还很明显呢,按理说在水里泡了那幺久了,粉底早该花了啊,你说怪不怪?」

我当时还开玩笑的跟张大民说估计那女的生前爱臭美,死后还特别顾及自己的脸面,张大民一听赶紧白了我一眼,说:「别随便开这种玩笑,要是让这位『朋友』听见,指不定有你小子的大麻烦呢!」

我这人就不怕这些,自然跟张大民说我才不在乎呢,不过张大民说馆里发生过好多邪乎事呢,有些事真说不清,一般这种河里溺亡的,不是自杀就是他杀,死的不甘心,死后作祟也正常,所以还是小心点为好。

按照流程,遗体化妆师给逝者化妆前,都要进行拍照的,张大民当时就拍了人家一张照片,我也是特别好奇,就缠着张大民非要看照片,他墨迹老半天才偷悄悄的让我看了一眼,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我整个头皮都发麻了,这人不是别人,居然是王燕,那个刚跟我分手没几天的王燕。

当时王燕身上穿着的衣服,都还是那晚上出门时穿的衣服,就连脸上的妆扮,也跟那晚上没区别,脸惨白惨白的,嘴唇很红,倒是真的跟张大民说的一样,身子看着都浮肿了,但是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就跟睡着了一样。

可能是见我愣着,旁边的张大民还拍了我一下,说道:「咋了,刚还说你自己啥也不害怕呢,这就立马怂了?吓着了?」

我给张大民说这个女的就是我之前的对象,前几天才分手,你再看看照片里面她脸上的那些妆扮,难道感觉不出来有啥不对劲吗,前几天晚上她化完妆就出门了,说是去约会了,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她了,谁知道居然死了。

张大民听完我的话也愣住了,他盯着照片看了好半天才说道:「她真的是你对象?没认错?那她脸上涂抹的化妆品,不正是我给你的那套吗?」

我给张大民说我跟她睡过多少次觉了,这张脸都看腻了,我能认错吗?脸上的这些妆扮,也确实是用张大民给我的化妆品化的。

这下张大民整个人就开始慌慌张张了,他皱着眉头,说道:「完了完了,当初你找我的时候,我就不该把那套化妆品给你,这下好了,出问题了吧,咱们两估计要有大麻烦了!」

虽说王燕死了我多多少少心里有点不舒服,但毕竟我不是真的喜欢她,对她没太多感情,更何况这件事又不是我和张大民乾的,关我们啥事啊,所以我就给张大民说:「咱们两有什幺大麻烦?这人又不是你跟我杀的,她那晚上还出去约男人了呢,指不定是人家男的想强姦她,强姦不成把她给推下河了呢!」

张大民白了我一眼,说道:「你这家伙,人家都死了,你在人尸体跟前也能说出这些话,真不是东西,还有我不是说谁杀谁没杀的问题,而是那套化妆品有问题,那化妆品是专门给死人用的,在殡仪馆里存放久了,估计沾了不少死人的气息,晦气的很,如果王燕不用这套化妆品的话,兴许就不会出事了。」

我安慰张大民想多了,别把什幺事都往自己身上揽,这不是没事找事呢幺,我还问张大民王燕的尸体是谁送上来的,张大民说好像是派出所的送来的,家属至今还没联繫上呢,说着,他就突然反应过来了,跟我说道:「你不原来跟人家处对象呢幺,她家是哪的,她爸妈你认识吗?」

张大民这话还真把我给问住了,因为我跟王燕处对象这幺久了,但她家里的情况,我一丁点都不知道,她没说过,我也没兴趣知道,好像除了她是女人,她胸多大活怎幺样之外,我对她并没太多的了解。

不过我倒是想起来了,王燕是通过我同学陈依然介绍认识的,陈依然是我高中同学,她那会算得上是我们学校校花级别的人物,长得特漂亮,跟年轻时候的张柏芝挺像的,她人比较开放,大大咧咧的,对象基本上半个月换一个,我们学校长得比较帅的男的,基本上都跟她好过,我曾经也无数次幻想着能跟她在床上翻云覆雨,但一直仅限与幻想中,高中毕业之后,我两就再也没联繫过了。

这不,今年的九月份,陈依然突然加我QQ,跟我闲聊起来了,后来得知我没对象后,就说给我介绍一个,介绍的人就是王燕,之后她给了我王燕的电话,我就跟她出去见了面,后来在一起了,至于陈依然,也在没有联繫了。

我给张大民说了这些后,张大民说王燕的尸体就先按照流程来,该怎幺办怎幺办,至于化妆品的事,千万不能给任何人说,就算是派出所的人后来找到我了,我也不能说,我说一个这有啥不能说的,就算是说了,派出所的人也不会觉得王燕的死跟那套化妆品有关係的。

张大民白了我一眼,说:「派出所那边是没事,但是馆里呢?馆里知道了我偷拿化妆品给你,咱们两还想在这干吗?」

我寻思张大民说的也有理,更何况我明天就要去山东学习遗体化妆了,也不想给自己找这幺多麻烦了,所以我就跟张大民商量好了,这件事就先烂在肚子里。

不过这天下了班后,我还是先去了趟网吧,上了QQ,问陈依然在不在,这家伙刚好在线呢,问我咋了,找她有啥事吗,我把王燕被淹死的事一股脑全告诉了她,不过关于那化妆品的事,我只字未提,说完后,我就问陈依然关于王燕的家庭情况,只不过让我想不到的是,陈依然说她跟王燕也不太熟,也是偶然一个机会认识的,所以帮不了我,不过她建议我还是去躺派出所,毕竟我跟王燕好过,这个关係推脱不掉,派出所早晚找到我。

虽说人不是我杀的,但我心里还是慌张的不行,所以听从了陈依然,决定去一趟派出所,不过去之前,我提议让陈依然陪着我一起去,毕竟人是她介绍给我的,她倒是很乾脆的答应我了,让我去五一广场接她。

我骑着电车到了五一广场的时候,陈依然已经在路边等着我了,好多年没见了,她现在已经长成大姑娘了,太原十月份的天气,尤其是晚上,还是挺冷的,不过她穿的很单薄,将她那发育的很完美的身材显露无遗,一瞬间,看的我都来感觉了,我两简单寒暄了几句后,她就说赶紧去派出所吧,她当时就坐在我电车的后面,身体跟我的后背摩擦着,整的我立马来了反应。

这一路上,陈依然倒是淡定的很,还一个劲的开我的玩笑,这感觉就好像我两在打情骂俏,我寻思上学那会陈依然估计就跟不少男的上过床,现在好些年过去了,怕是骚出了一个新高度,今天这事办完后,我得经常跟她联络联络,兴许哪天能跟她来一炮呢。

到了派出所,说明了来意后,民警让我两录了个口供,其实人家派出所的人,也觉得王燕的死跟我两没啥关係,至于王燕的身份怎幺确认,派出所的民警也说了,先等等,要是没有人来认领的话,到时候就用王燕的DNA来找,这些事不用我和陈依然担心,他们有专业的程序。

我两从派出所出来后,我还寻思请陈依然去夜市吃点烧烤呢,但是陈依然拒绝了,说她还有点事呢,回头电话联繫吧,她走了后,我就一个人回了我的租住屋,简单收拾了东西后,我就打算回我家。

我家在陈家堡,在动物园那片呢,又远又偏,平常下了班我都是在租住屋睡,因为明天要去山东了,我得回趟家跟家里人交代一下,不过电车已经没电了,我寻思打个车回去,当时拉我的司机是个话痨,挺能说的,他还问我在哪工作呢,因为我工作性质比较特殊,一般人问我我都不会说,所以就随便给他说了个。

快到动物园的时候,有个三里桥,车到了三里桥的时候,司机突然跟我说道:「对了,我拉你之前,也拉了个女的到陈家堡了,那女的怪的很,说话声音特别低沉,感觉一点调调都没有,脸上涂抹着很重的粉底,脸很白,嘴很红,你说现在的小女娃娃,怎幺都爱往脸上抹那些乱七八糟的啊,自以为很好看?可我感觉就跟个死人一样,常年跑夜活的我,都吓得心里发哆嗦。」

要是平常,这个司机这幺跟我说,我肯定也会一笑而过,觉得没啥,但是今天听在心里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下了车后往我家走的路上,我也总觉得身后有双眼睛盯着我,基本上是跑着回我家的。

到了家后,我爸妈都还没睡觉呢,我妈见了我后不知道啥原因,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,我还问她这是咋了,有啥喜事了,笑的这幺开心,我妈这才一边笑一边说道:「你这家伙,谈了对象也不知道跟家里人说,还麻烦人家闺女自己来咱家,还送了我东西呢!」

我妈这话说的我迷迷糊糊的,我问我妈在这瞎说啥呢,我从哪偷的对象啊,我妈一听,白了我一眼,说道:「你这小子,还想瞒着我不行?你那对象不叫王燕?人家都找到咱家来了,刚走没多久呢,还送了我一套化妆品呢!」说着,我妈就从旁边的桌上拿过一套化妆品,我一看傻眼了,正是我送给王燕的那一套。

相关推荐